无常理

cp:鞠黛

*ooc,慎阅

请一生都陪在我身边。

 

小原鞠莉在清晨的图书馆找了个位置坐下,是窗边。按照预计,淡淡的金辉会洒在她的灿烂金发上,从而折射出更加散漫的美丽光芒,沐浴在晨光里的她会披上光纱,衬得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细腻光滑。

完美的邂逅situation。

她翻着书得意洋洋地想着,眼神始终定格在她视线所能及之处最接近出口的位置,那里并不光线充足,但也能看见空气中飘着的细小灰尘,在熹微光芒的渲染下如同一个个光点。

期间她看了眼时间,已经6点58分,大约还有两分钟。

图书馆是七点正式开大门,可是这并不能阻拦小原家的大小姐通过一些特殊方式拿到钥匙并且顺利在开门前进入。也因此图书馆用于供人翻阅书籍的长桌旁除了小原以外空无一人,娴静的氛围也是制造邂逅场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咔哒”的声音响起,她一个激灵撤回视线,摆出优雅的姿态翻阅手上那一本打开至101面的被封皮严严实实遮住书名的厚重书籍。

推开门吱呀的声音,鞋底踏在地面的声音。

小原在心里默数,调整出干净的笑容,恰到好处的抬头——

“Ciao——”

黑泽黛雅冷淡地看她一眼,脚步停在了之前她视线定格的转角处,柔顺的长发简单地绑了一个马尾,清丽的面容上表情很淡。

她微微颔首,一副淑女的模样:“早安,鞠莉。”
很容易的,小原鞠莉的心跳没来由的停顿了一秒。

 

 

她们互相认识是在大学,但是初见却早在高中。

那时候小原家在伊豆半岛买下一大块地,计划新建一个酒店,刚好小原鞠莉在国外惹了事,把她宠上天的父母在涉及教育问题上毫不含糊,一个电话一打,直接把小原遣送回来了。

什么事?

也没什么,不过是有狭隘的破落贵族子弟说她体内留着肮脏的血,生了副好相貌,却配不上闪亮的金发。人家说说而已,不过是从嫉妒心延伸出来的垃圾产物,气量好点一笑了之,气量差一点也不过是吵一架的余地。可那时候的小原横冲直撞惯了,骄傲而矜持的一扬下巴,不分青红皂白一顿贬低,把几个同龄的人脸上说得红一阵白一阵,比喝了最醉人的酒还要精彩的脸色成功逗笑了小原,然后她一边笑着一边转身走了,留下几个自尊心破碎的家伙在原地积蓄怒火。

最后发展到那几个人自己找上门来却被体力不错的小原逃开,甚至引到混乱的地区被揍了一顿,小原的名声也确确实实传开了,可她也在这个以良好风纪为传统的学校呆不下去了。

于是她父亲大手一挥:给你建个酒店,你去那玩一年。

堂堂小原家大小姐就在某个乡下过了一年修生养息般的暮年生活。

收获也不是没有,酒店赚的零花钱以她不节省的性子也可以再花几个月,更何况她还遇见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黑泽黛雅。

 

 

 

 

这种舒适的生活对于小原鞠莉还是太闲了,处在没有马术场的地方她几乎整日无所事事,蹲在自家酒店里看书和欣赏海景也差不多腻了,多少应该尝试些其他事物。

这里沿海,有着一望无际的蔚蓝海景,从她房间的落地窗看,在阳光下纯粹得很透明。

也许潜水是一个不错的消遣方式。

一旦想到就立马开始行动,是小原鞠莉高中时期的一个优点。原本她可以拜托司机先生或者谁去一趟松浦潜水用具店给她带一套最昂贵也性能也最好的潜水用具,但她也许是在家里呆到快发霉,找乐子的本能驱使着她先去街上看看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时间很恰好是一般学生放学的钟点,陆续有穿着制服的女学生走过,公车上也有着昏昏欲睡的女孩子。

她在车里很快就看到了从前面拐角处走出来的两个学生。

黑色长发的那个人她是知道的。

本地大户黑泽家的长女,也是一副好皮囊,长得标致,看着像一个行为规格都在框里,绝不逾矩的好学生。

Boring,very boring。

可惜地摇摇头,小原示意司机减缓速度,顺便在心里感叹两句真没意思。目光却没有移开,车窗的太阳膜把色调降了一层,黑泽的肌肤看着却愈发如冰雕雪砌,路过小原的时候黑泽显然压根没注意有个人躲在车里把视线大大咧咧放在她身上。

“小姐?”

和这辆车擦身而过的那瞬,黑泽黛雅对着身边的黑泽露比笑得温柔稳重,上挑眼的锐气就这样融化在她的笑容里,在小原的心里布下一层蛰伏的悸动。

“Nothing。”

小原回过神,示意司机可以走了,视线却无论如何无法离开后视镜里面逐渐模糊的身影。

 

休息归休息,一天到晚坐在酒店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小原最终想了点办法,顺利就读于本地的浦之星女校,年级是高三。

毕竟她只用在这里呆一年,高三恰好可以毕业,交不交得到朋友对于擅长人际交往的小原来说完全不是问题。除此之外,她不得不承认,或许有那么一些,她想再见黑泽黛雅一面。

事情相当顺遂,她在入学的第一天下午就见到了黑泽黛雅。黑泽穿着与那天下午无二的制服,只不过脸上的表情相当严肃,一板一眼,整个人都透出不情愿的氛围。

“……小原鞠莉同学是吧?”

她笔直地往小原的方向走了过来,虽然说着敬语,小原却丝毫没有从她的语调里感受到除了不情愿以外别的什么情绪。

于是小原笑了:“Yes,今天就拜托黑泽同学了。”

黑泽很明显地皱了皱眉,很艰难地咽下一句话,然后点点头:“你跟我来吧。”

小原鞠莉的语调一直都是高亢的,大人夸她有精神,同学也至少从没表示过反感,反而为她挣到了不少含蓄的日本人的好感。

面前这个人倒是丝毫不遮掩地表示了不适应,小原觉得她可能是顾忌到自己的感受,所以并没有和自己直说。

就在黑泽说完话自顾自往前走的一刹那,就像是石子突然扑通一声被丢进湖里,小原鞠莉很突然地、就真的是那一瞬间冒出来的想法,甚至没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

“你对me的说话语气不适应吧?为什么不直说呢?”

“……哈?”

黑泽黛雅停住脚步转过身,眼神既不解又烦躁,语气也很糟糕。

“那是你的习惯吧?我没必要妨碍。而且既然不能马上改过来的话,说了也只是浪费我的时间而已。”

 

全都破碎了。

在黑泽黛雅说出这一番完全自顾自的话语之后,小原心中黑泽原本的乖乖女形象全都破碎了,一干二净。

她反倒松了一口气,走两步到了黑泽身边:“黛雅相当my pace呢。”

黑泽黛雅皱眉,嘴角下压:“我们有熟悉到叫名字?”

小原笑眯眯:“No problem,我们是同学嘛。”

黑泽见自己的拒绝不起作用,眼神在小原的金发上流转一瞬,原本不依不饶想要让小原闭上那张直呼自己名字的嘴的想法很快地缩回心里,她只是不满地哼了一声,“小原同学,请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Oh?黛雅下午有什么要紧事吗?”

小原鞠莉念她名字的咬字很容易让人产生绮丽的幻想,黑泽把不悦表现得更加明显,语气却缓和了许多。

“下午我还有很喜欢的课业,就算要带你熟悉校园,也不应该是现在的事。”她后退两步,和小原保持适当的距离,“就算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会长,我想转校生也无权占据一个仍是学生的人的学习时间。”

“相当不留情面呢,so sad。”

“这是事实。”

 

话语声渐渐远去,模糊在时光里。

 

后来?

很显而易见的,两个人再没有了什么交集。

小原鞠莉上学根本就是消遣兴致,为了有趣她甚至没有刻意安排班级,她和黑泽毫无缘分地岔开了班级,小原留在学校的日子也越来越少,后来索性不再上学。

两个人在18岁之前唯一的对话就停留于此,那些很微小的,发痒的心动本应就这样埋没在尘土里,再经不起岁月的。

可是有时候人生轨迹的走向真没办法用什么见鬼的顺其自然解释。

黑泽黛雅和小原鞠莉唯一的交点在高三的某一天下午,此后两人就应该像两条交叉线,可是小原鞠莉心血来潮,在阳光灿烂的某天,狠狠地扯了一把自己的人生线,使它硬生生地和黑泽的再次重合。

 

 

 

 

对于小原鞠莉执意要在东京读大学,她那开明的父亲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只是再三询问了她是否有决心承担起接下来的后果,在她保证地毫无退路之后放了手,让她自由飞翔。

关键时刻扭住她翅膀的是她母亲。

 

“这个大学你要学习的管理学没有原来那个学校好。”

就以这一句话铸成刚墙铁壁,小原的母亲简直无所畏惧,当初小原做出了多坚决的保证,她就拿出了多坚决的态度来阻碍。

这根本不是理由。

小原对此嗤之以鼻,她笑眯眯地自顾自办了手续,监护人有父亲早就可以一路通行。

第一个学期她母亲还性情高涨地亲身上阵,内容无非就是劝她去国外修学业,她要么一声不吭只是笑,要么就一句话怼过去让她母亲无言以对。

她说:“在这边和在那边,以我的ability是没有差别的。”

也许是和这么一个熊孩子面对面探讨未来还是太不留情面了,第二个学期她母亲开始了夺命连环call,这反倒给了小原更加充裕的选择权和时间。

 

 

 

十月份的第二学期开始的时候,她已经成功探听到了英语系的黑泽黛雅所在寝室,上课课程表等一系列私人情报。

再次见面的时候她特意选在了黑泽每天都会去的图书馆,当她相当兴奋地想要给黑泽打招呼的时候,很突然地被呵斥了。

“图书馆禁止高声喧哗。”

黑泽是压低声音对着她说的,彼时小原和黑泽做的位置是对位。小原刚刚准备开口,黑泽就一个严厉的眼神丢过去,堵住了她接下来的话。

黛雅still remembers me。

她挺开心的,也没拿书,撑着腮就一直盯着认真翻阅书籍的黑泽黛雅看。本来就是下午,夏季天黑得又早,太阳很快就将将要落不落的。

黄昏焦黄的光线勾勒出黑泽细腻的颈部线条,小原有些恍神。

“图书馆门要关了,你不走?”

小原从黑泽唇角的美人痣看到轮廓纤细的锁骨,目光流连不去,像只倦懒的猫,懒洋洋地打量着最合适她的那个人。

“……你有事?”

黑泽看出她走神了,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有那么一瞬间,小原很想把脸贴上去,蹭一蹭。

“……nothing。”她回过神,缓缓地站了起来,“要走了?”

“图书馆门马上关。”黑泽又重复了一遍,很有耐心,和以前见面有点暴躁的样子截然不同。

其实黛雅现在也很容易被勾起火气吧。

莫名地想要让她露出烦躁的样子,小原马上又把那些小心思压了下去,敏锐的思维很快让她联想到了一个事实。

这个事实就像炸弹一样在她心里爆炸开来,像暗潮一样很快地拥住她,淹没了她。

 

 

她喜欢黑泽黛雅。

 

 

小原鞠莉喜欢黑泽黛雅。

 

 

这个心动的根源无处可循,之前的接触也就两次,麻痒的小悸动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过,直到现在,所有和黑泽黛雅有关的一切,她的指尖,她的脖颈,她的气味,都完全蛊惑着小原。厚积薄发。

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都不是什么科学的事,爱情也根本毫无常理,只是遇上了爱的人,什么方式都无所谓了。

 

“我走了。”黑泽只当她还没缓过神,也站起身准备走,末了又想起来什么,转过头问她:“要不要一起走?”

“……Thanks,but今天我有点事。”小原突然开始躲闪起黑泽的目光来。

所幸黑泽黛雅原本就一直认为小原是一个奇怪的人,对于她前言后语完全矛盾的事情也不以为意,只是很随意地和她告了别。

小原鞠莉目送着她走出了图书馆。

 

 

 

小原回到家,仰躺在沙发上开始思考人生。

Oh my god,我想去东京上大学居然是为了这个。

她觉得她快要窒息了。

小原家是商人,她很好地继承了商人的利益心,也保存着自己的底线,但底线再怎么高,也不至于为一份无迹可寻的感情抛弃早就备好的强大师资和国际人际关系,跑到日本来上大学。

可是她居然真的就这么干了。

But it doesn’t matter。

她想到这所大学上学,只是心头冒出的一点小芽,她觉得有趣,就把这颗绿芽大大方方地显露出来,并用尽力气去栽培它。直到今天小原才知道,这颗看似很孱弱的芽头,根系早就很深很深地扎根在心田里,想拔出来肯定会很疼,小原鞠莉不喜欢疼痛,所以她准备放任它生长。

 

 

正好这时她的手机响起来了。这是她母亲的特别铃声。

本来小原根本不想搭理她母亲,可手机这时候无异于让她心绪更乱。

于是她接起来,打了声招呼:“Dear mom,我喜欢上了大学里的一个人。”

她母亲很明显愣了一下:“……喜欢就去追。”

小原鞠莉用很开心的语气接着说:“Oh,我就知道mom你会喜欢her的。”

电话里沉默了。

也不全是静默,小原还是能听到那边兵荒马乱的声音,很显然她母亲对着她父亲正在咆哮:“your daughter loves a girl!”她父亲淡定的声音也若隐若现:“It doesn’t matter.”

不愧是父女,在面对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上,反应倒是很一致。

又过了几秒,她母亲回来了:“你、你、你真的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她也很淡定:“I’m sure.”

然后挂了电话。

 

 

 

 

后来她母亲的连环call再也没起过作用,当然本人也没有去找自家女儿面谈,小原估摸着是被父亲扣住了,一般来讲,父亲这时候都会安慰母亲说谁年轻的时候没做点疯狂的事呢,像我当年追求你一样。

母亲相当吃这一套,father,thank you very much!

 

 

 

然后是现在。

小原精心策划的一场邂逅。

这两个学年,两人单独约会也做过了,同睡一屋也做过了,就差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捅破。

当然开场要自然一点:“黛雅,露比的事怎么样了?”

黑泽很顺畅地走到她对面的座位坐下,放下包,扫了那本她拿着的书一眼:“当然没问题,你以为本小姐是谁啊。”

“可惜——我还想着让黑泽大小姐欠me一个人情。”

“不需要。”

“我只是说说而已。”

那么接下来该进入正题了,要像自己平时的风范一样,干脆利落又帅气的一枪命中红心。

“那么黑泽黛雅小姐——”

“你突然用敬语干什么?”黑泽黛雅不适应地习惯性皱眉,然后并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便接着道:“我有件事和你说。”

也许让她先说会更好?无论怎样,小原鞠莉都希望接下来黑泽能把全部心思放在给她的答复上,而不是被一些事情占据心神整得脑袋一团糟。

“OK,你说吧。”于是她相当轻快地给了答复。

“我很喜欢你,请一生都陪在我身边。”

直球。

一点偏折都没有的直球。小原鞠莉被这一球打得有点懵,眼睛睁大连着眨了几下,笑容险些挂不住,换成了又惊又喜的表情。

黑泽黛雅没有催促,她像是无意要得到小原的答复,话语都是笃定的。

小原的心理很强大,她调控了下表情,却发现根本压不下嘴角,于是她对着黑泽黛雅露出很明朗的笑容,语气是她特殊的发音也遮不了的认真。

 

 

 

 

 

“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评论(22)

热度(79)

© 半→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