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档

*海姬

http://mincolorlla.lofter.com/post/2116d0_a464fb7
感谢 @Minute 授权


西木野是被热醒的。

窗帘里透出了一道微光,恰恰好掠过脸上,房间里空调运作的轻微声响已经消失,想来是昨晚定的计时关闭起了效用。

园田海未在右边侧着身睡得正沉,一手搭过她的胸搂着肩侧,脑袋埋在右侧颈窝里只露出白皙的脸侧和耳廓。温热而均匀的呼吸随着园田靠在西木野臂上的胸脯一起一伏而似有若无地拂在脖颈。

西木野尝试着转头,发丝却被园田压着,她只得保持着一侧位置不变的方式扭过脸,下巴又恰好搁上了园田的发顶。她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轻柔地蹭蹭园田柔软的发丝,又被隔着轻薄衣料传来的体温弄出了一身薄汗。

十指相扣的两只手勉强地塞在身体缝隙之间,西木野能感觉到手心已然有了些粘腻的汗水。她下巴划过深蓝的发旋,在睡得凌乱的发丝间留下一个轻若羽毛飘落的吻。

园田的剧组昨天晚上举办了庆功宴,园田海未作为主角之一,自然是少不了推杯换盏樽酒满酌。西木野深知自家恋人喝不来酒精饮料,换着由头给她挡杯,但也抵抗不了一桌大男人想方设法进酒罚酒,园田最后依旧是醉到一米之外人畜不分。

两个人踉踉跄跄地乘了的士回家,夜晚气温降了不少,路边偶有一两个人影子被路灯拉到地平线,司机大叔愣是没看出来大晚上两姑娘都喝了酒,却也慑于西木野真姬的冷脸战战兢兢地没敢把话题东拉西扯,只是一路沉默。

好不容易到了家,西木野牵着园田上了楼,牵着园田找钥匙,牵着园田进了屋,牵着园田把浴室的水放好,牵着园田去冰箱拿了醒酒汤。

她自己醉的程度不过尔尔,喝下醒酒汤好了些许,眸子扫过依旧牵着自己带着兜帽遮脸的园田,故意地叹气出声,却在心里小小的窃喜。

事实上,园田喝的酒比她少的不止一星半点,可架不住一喝就倒,席间西木野笑意盈盈地觥筹交错之时,她就在西木野腿上安静地睡着。待园田醒过来之后,也算正式进入了醉态,睁着眸子板着脸,琥珀金的瞳孔氤氲着光华流转,只会抓着西木野的衣角呆呆木木地盯着她的侧脸,一语不发。

西木野真姬带着她坐到沙发上,交握的手换作十指相扣,西木野一边拿着遥控板按开电视,一边语调随意地问园田。

“海未,你有喜欢的人吗?”

园田板着脸点点头。

“谁?”

园田板着脸不说话。

西木野挑挑眉,有些纳闷以往屡试不爽的问题居然行不通,放下遥控器,她捏了捏园田的手掌,又问了一遍。

“你喜欢的人是谁?”

依旧没有回答。

实际上也醉得不清的西木野真姬被酒精糊了的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要换作以往,海未早就答喜欢自己了,今天怎么没动静呢?莫非移情别恋?……

思绪到一半被移过来的园田打断,园田还是那副严肃正直的模样,客厅的顶灯色调是暖黄色,园田位置正巧在灯泡底下,浓密的睫羽被镀上一层灿金,光暗交错让她轮廓更加精致,她满脸慎重地凑上去蜻蜓点水地亲了下西木野的脸颊。

“喜欢真姬。”

语调毫不含糊,字字掷地有声。园田保持着认真的表情,再次以唇触碰了西木野的脸颊。

“最喜欢真姬了。”

可、可、可爱——

心脏爆炸的西木野真姬心里有个小人在欢欣鼓舞,她眯了眯紫水晶似的眸,因折射出天花板顶灯的光线而愈发剔透亮丽。时间已经不早,园田的眸子还是神采奕奕,可根本遮不住她已经醉了的事实,夏天的衣着也根本遮不住唇齿间溢出的酒精气息,西木野咳嗽两声,又拉着园田走去浴室。

“海未你先洗澡,我去给你拿衣服。”

园田乖巧地点头,自觉地放开手走进浴室把门掩上,西木野在门外徘徊一阵,去卧室换上休闲的短裤短袖,把两个人换洗的衣物都拿出来整齐地摆在了床面上。

浴室的门只是掩上,隔音效果自然极差,她清晰地听见了园田入水的声音,此后那人似乎安静地选择泡澡,西木野却有些莫名地坐立不安。

有些热,她想着,翻出遥控器开了空调定了时,犹豫一阵,毫无声息地就走进了浴室。园田正对着门坐在浴缸里,白嫩的两腿蜷着,双手抱膝,头也撑在膝盖上有一点没一点的打着瞌睡,光滑的脊背因为弯曲拱起优美的曲线,纤瘦的腰线也在水底下看得一清二楚。

糟糕。

西木野就着短袖短裤踩进水里,抬起园田的脸交换了一个酒精气息的吻,园田茫然地舒展开身体,对方在水底下探索着身体曲线与起伏,灼热的吐息从耳畔点燃身体。

随后意识都是模糊的,被挑逗到云端后园田实在倦怠,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反倒是西木野还尽职尽责地给她擦干身体吹干头发换上了睡衣。

明天的约会还能顺利吗——

这是西木野睡过去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园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空调毯被人搭在自己的小腹处,窗帘也被合上,室内昏暗,无法分辨出时间,周身空荡,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体温。她莫名的有些难过,想赖在床上不起来,却转而又暗叹自己矫情。空调还在哼哼唧唧地运转,园田翻了个身,只觉得腰间有些疲软,她眉间一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睡衣好好的穿着,没问题。

思忖中途门被打开,渡进来的光线被人影挡了大半,还是有些刺眼。园田懒洋洋地眯起眼,大脑还是迷迷糊糊的。她习惯性地勾出一个微笑,瞅着红发紫眸的人带上门走进床边。

“醒了?”

“嗯,几点了?”

她自然是知道昨晚有庆功宴的,可喝了酒她便和失忆没什么两样,途中发生了什么忘的一干二净,园田只记得晚上回家睡着之前的确是有人给自己换了睡衣。西木野看起来有些烦躁,伸过手扯了扯园田的双颊。

“说过了的吧?在我面前商业微笑禁止。”

园田呆愣一下,转而笑得更加灿烂,却被一言不合就凑过来亲面颊的西木野弄得面红耳赤,抿抿唇,她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早安吻——”

“唔……”

不过朦胧中她似乎想起来,确实真姬是说过这句话的——

那时候园田还是一个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三线小明星,出了一张唱片也勉强有了些知名度,公司上层便趁热打铁给她接了个描述青春爱情纠结感的电影,出演助攻小能手女二,也算是一个正派角色,属于在女主人公徘徊于两名男主之间不定向游移的时候帮女主找到本心这类的闺蜜型,剧中当然也有一个男配和她算是男女朋友,不过戏份不多倒也没什么太过亲密的接触。
第一次参与拍摄就是电影这样的配置,园田或多或少还是紧张,抱着台本拿着笔端正地坐在窗边的书桌上写写画画揣摩角色。出于习惯,她带上了自己的平光眼镜,袖子被卷到手腕以上的位置,露出一截纤细的手臂,西木野一手抱胸一手卷着发梢站在身后看了半响,有些意外于她做的注解。
园田也注意到了身后站了个人,诚惶诚恐地抬头看她,光晕浮过面颊给她加上了一层滤镜,西木野凝滞一瞬,在她疑惑的目光里轻轻夸了一句。

“揣摩的不错。”

“啊、啊、谢谢!”

园田刷地起身,椅子踉跄两下稳住了身形,刚刚干净美好的场景瞬间就被刺耳的划地声破坏,西木野不再说什么,只是面容淡淡地看她一眼,转身去整理包裹,瞳孔里却带了笑意。

后来拍戏的过程中也算是渐渐熟络,西木野经常被园田海未弄得哭笑不得——许是没怎么适应娱乐圈的原因,园田实在耿直迟钝的过分,并不是不为人着想地实话实说,可即便把话放软了,总有一些人是见不得被提建议的——这也大概算是挑刺了。

所幸园田并不是不通人情世故,吃了一些亏之后也总算明白不多言语才更好,却也不知是演戏投入多了,笑容里竟带上了角色讨喜性格的影子。
那名角色本身是与园田性格不大符合的跳脱,笑容也属于能让人心生好感的类型——可园田笑起来开朗的意味更少些,柔美反倒占了大多数。

西木野也不阻止她笑得讨喜,毕竟在剧组里受欢迎些总比处处被排斥好,只是心里一点一点累积了未名的物质。

园田恰好把和男配坐在树底边吃中餐边讨论女主恋情的戏份拍完下了场,就被西木野用毛巾套到了脖子,西木野放开手,毛巾软软地垂下搭在园田胸前,露天的场景设在公园里,绿草茵茵,偶尔还能听到机器嘈杂声掩盖下的蝉鸣,西木野真姬的语调漫不经心,却在环境里分外鲜明。

“辛苦了。”

园田顺手拿起毛巾擦了擦鼻梁的汗水,她是十分耐热的,此刻也只有人中与鼻骨那一块挂了些薄汗,她露出笑容,道谢的话语将将吐出气音便被西木野用手指堵住。西木野真姬把食指压在园田的唇上使了点力气,硬生生把她唇角的弧度压下。

“在我面前演技禁止——特别是那个商业微笑。”

她保持着让海未禁声的姿势放软了语气,接着道:“听好,园田海未。”

“我是你的经纪人,会陪你走过无数荆棘坎坷的泥泞,会陪你走上无数冠冕加身的红毯,会陪你从默默无名到家喻户晓。”

“我会站在你的背后,帮你处理好各种危机与突发事件,我们会是最默契无间的搭档,最相知相识的朋友。”

“——所以别在我面前露出任何雕琢过的疏远表情。”

她说的太过理所当然,语气中盈满了肯定和自信。园田海未呆怔半响,耳边所有嘈杂远去,只有自己身体的脉搏和心脏跳动奏出轰鸣的交响乐,直到西木野别扭地转过脸,把手指从她唇上移开才反应过来。

——“嗯。”

西木野把刚刚触过园田唇的手藏在背后,耳尖滚烫地掩饰着自己的害羞,就听见了一声微弱如蚊呐的回应。她有些讶异地抬眸望去,入目的是园田带着红晕青涩的笑容。

这下可不好了。

她这样想着,若无其事地说了句回去吧,背后的食指与拇指悄悄摩挲了一下。

园田对着穿衣镜把头发塞进了前几天西木野带回来的灰色八角帽里,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眼天气预报,她又瞧了瞧窗外逐渐灰沉沉的天色,转身回房拿了粉丝给自己寄过来的应援服,秋款的。因为是带帽拉链式卫衣,蓝色的主题系风格她很喜欢,除却右肩上有一个umi的样式文印稍微显眼了点,其他的都与日常服没什么区别,不过最近拍戏有些辛苦,这件衣服似乎又宽松了些。

“真姬——换好了吗?”

西木野正在理领子,看着推门进来的园田扬眉。园田海未抬了抬手展示自己的外套,一边慢条斯理的套上袖子一边自己给自己接话。

“今天天气转凉,下雨还带风。记得穿件外套,不然单衣会冷的。”

西木野扫了眼园田遮得严严实实的领口,问她:“你穿了三件?”

园田穿衣的动作慢了一拍,她抬起手揉揉额角,再次慢腾腾地套上外套,小声嘀咕了一句。

“要不是昨天晚上……”

她现在腰还有些酸痛,也不知满身疲惫的西木野是怎么做到的,或许自己拍戏本身就伤了肌肉了——毕竟新拍的内含武打动作,伤了腰部肌肉也不奇怪,总之她现在穿衣服也只能用轻缓的动作套上,颈部更是找了高领贴身的衣物套在最里面,以防有人看出异样。她嘀咕着反倒自己脸颊先飞上了一抹红霞,西木野卷了卷发梢,转身拿了件外套。

园田倒也习惯了西木野真姬每逢约会必穿的比她成熟,她自己反倒像一个青春年少的大学生,背着包踩着运动鞋就算准备好了。她看着西木野系上靴子的鞋带,左手拿着口罩,右手拿着墨镜放在视线前方犹豫不决。她向来是不大喜欢闷着口鼻的,视野中一片昏暗也不太得她心意,只是出门不带口罩和墨镜,凭着脸被人认出来的可能性太大了。西木野像是看出来她在想什么,纤长的手指轻巧的打了个蝴蝶结,转身去理另一只靴子的鞋带,红发垂在侧脸遮了半边神色。

“今天就不带了吧。”

“诶,可是……”

“阴天戴墨镜反而奇怪,现在是傍晚又是即将下雨的天气,路上行人不会太多。再说我们要停留的位置也不多,电影院昏暗也没什么人会注意。”

园田看着她发丝间透出的盛着笑意的眸,自己也不由得笑开,转身放了墨镜和口罩却又想起来一句话。

只有喜欢一个人,看她的时候才会是眼睛笑着的。

“那个西木野……看起来就不好相处的样子。”

园田海未拿着卸妆棉的手顿了顿,悄悄侧过身试图听的更加仔细。

“是啊是啊,上吊眼诶,看起来就很凶。”

“也不知道园田是怎么在她手底下过的,上次还被训了吧?。”

“啊啊,真辛苦呢。”

深吸一口气,园田放下手中的工具,起身循声而去。

她眼角的妆容还未卸,眼尾的淡红弧度勾起,给柔和的轮廓覆上一层艳丽,眸子下方还有些许星星点点的亮粉,这使她更加凛然。角落里窃窃私语的两个小助手似乎是被她面无表情吓到了,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

“其实……”

园田抬眼扫过试图辩解的少女,后者立刻噤若寒蝉。园田一字一顿语气慎重道:“真姬她、很好相处的。”

小助手似乎没想到园田一开口居然是有些弱气的辩解,本以为会迎来一顿呵斥的两人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算得上正当红的大明星认真地和她们唠嗑。

“上次我被人一不小心泼了果汁在身上,妆容全都花了,幸好真姬她给我补了妆……”

“之前训我是因为我穿着便服就打算上节目了,别看真姬训得凶,其实她转头就去给我准备了服装。”

“嗯对了,还有就是真姬每次都会给我排档期观察剧本到很晚,第二天早上起来眼睛都睁不开了还要全程陪着我拍戏……真的特别辛苦还装作没事的样子……”

“而且每次我自己做了错事影响档期的时候——比如受伤影响拍戏啊——真姬都会特别强势地跟公司说让我休息……因为很抱歉让剧组的大家等了真姬还特意帮我去送了道歉礼物……”

“真姬真的很会照顾人,”园田顿了顿,眼角扫到正往这边走来的西木野,蹙起眉看着一脸懵然的两个人,把音量压低,“啊,你们别告诉真姬我说的话,拜托了,谢谢!”

“海未?”

“来了!”

园田快步走过去,自己也很奇怪怎么会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

大概因为是她吧。

园田转眸看她侧脸,发丝擦过她耳廓。西木野也回头来看她。园田蓦地回想起刚刚她们说的吊眼梢,眸光定在了西木野眼部。

眼角是上扬的没错,可是她的眼睛、是笑着的啊。

“海未你在看什么?”

“啊……”她收回眼神,却又忍不住悄悄再打量一眼,“没看什么啊。”

西木野的瞳孔里是她的倒影。

她挑起眼睛,看得我浑身美丽。*

 

园田坐在甜品店靠着玻璃墙一面的位置,外面阴沉的天气不见好转,地上似乎已经开始渐渐有水晕染开来,园田海未眼尖地看见了路边树叶被水滴打的摇晃一下。她咬着吸管有些担忧,真姬说要出去一下就先离开了甜品店,出于一贯的信任园田还是去柜台先点了果汁奶茶以及一份甜品,等园田端着饮料回来西木野已经不见了人影。她挺直身板看了看车还停在外面,就先找了个靠近店门的位置坐下,把番茄汁放在靠外的位置上。

甜品店装修的不错,温馨的氛围里弥漫着咖啡的香气,在湿润的雨天尤其舒适,园田找的座位是沙发式,可她还是保持着端庄的坐姿小口抿着奶茶。
远远地她望见打着伞的红发身影拎着盒子走来,雨在她缓步行来的时候愈发倾注,溅起朦胧的雾气遮挡。园田放开了被蹂躏地皱巴巴的吸管,伸直脖子眯着眼眺望好一会儿还是没看清西木野拎着的盒子。

西木野走得比园田想象中的快,踏进店门前收起了伞顺手放在店门前的支架上,她把稍微有些蓬松的发丝从脖颈前拨到背后,举起手上拿着的盒子邀功似的在园田面前晃了晃,顺势就坐在了园田的身边。

这也算是两人约会的一个小习惯,她们一同用餐时都是坐在同一侧,一是西木野可以稍微挡一下园田的面孔,毕竟吃饭时不可能还带着口罩和墨镜,虽说西木野也算是经纪人中的奇葩一个,有着比一般三线明星还高的知名度——不过联想度稍低倒也安全。二是方便两人咬耳朵,两人都是教养良好的人,在公共场合用餐声音总是会不自觉地压低,有时候恰逢有其他声响在,譬如音乐声,听清近在身边的声音总比从对面传来的声音来得容易。

“你买了和式馒头?”

她有些惊喜地看了眼那盒馒头,顺手给西木野用手梳理了一下因潮湿的天气有些凌乱的发丝,随后有些苦恼地好像想到了什么。

“可是不是说下星期要去录海边特辑……?”

既然是海边特辑,泳装自然是必不可少,园田最近因颇有难度的武装戏瘦了不少,小时因弓道和剑道练出的漂亮小腹轮廓反倒更加明显,不过看起来倒是过于纤弱了些——很显然她要是现在摄入脂肪,是会使轮廓更加深邃还是堆积起来就有些难说。

园田如今不比以往,对穿泳装这类耻度颇高的拍摄秉持着公事公办的态度,抗拒也较少,但不管怎么说还是会在意。

西木野喝着番茄汁含糊不清,园田听着像是带了狎眤,她注意力全跑西木野暧昧的语调上了,内容反倒蒙混了过去。

“你太瘦了,吃一点看不出来的。”

园田还在苦恼中,西木野毫不矜持地翻了个白眼,直接伸手覆上她没几两肉的肚子。园田蓦的感受到腹部一阵热量传来,整个人瑟缩了一下,也终究没有躲开西木野的手,只是小声道:“这是在外面……”

西木野看着她又开始脸红,有些好笑:“平时拍戏露腹部时也不见你羞成这个样子啊?”

园田连脖子都快红了,只是支支吾吾。

西木野估摸着直接触摸和只是露出对于园田来说耻度不同,便换成食指戳了戳,刚准备开口和她说吃馒头没问题的时候园田把声音压到她都快听不清的程度说了句话。

“因为是你……”

西木野收回手指,一本正经地转过头装作没听见,园田眼睛紧盯着奶茶杯也没敢看她,也因此西木野真姬顺利的掩藏了自己耳朵红了的事实。

“那个、其实馒头吃一点,不会胖的。”

“……嗯。”

“来、来定电影票?”

“好、好……”

——“小姐,您的巧克力法式长棍。”*

服务生小姐端着刚刚出炉的面包走过来,看见带着帽子的瘦弱身形往前栽了栽,差点栽倒在背对自己的红发女生怀里。

红发的小姐拿着手机,似乎在和那位……先生?

虽然因为刚刚的前倾并看不见戴帽子人的脸,服务生小姐看了看对方过于宽松的外套笼罩下似乎毫无起伏的曲线,对自己的猜测愈发肯定。

两位似乎在定电影票,十分亲密的样子。

她放下手中的餐盘,笑着道了一句。

“两位关系真的很和睦呢。”

“谢、谢谢。”

西木野点点头,道了谢。

要说两人的关系,一开始并没有那么亲密。

园田刚出道的时候懵懵懂懂,西木野又是豪门出身,一开始正儿八经的合作还没出什么岔子。直到园田出唱片前被推去一个晚宴做一次表演。

那时候园田因为声线不错唱功也有底子,被公司看好,参加的晚宴也是高层精英汇聚,不敢说娱乐圈出名的人物都在,却能保证出席的人物都是有人脉有能力的精英。

——西木野真姬非常看重这次晚宴。

园田出道前就是和她捆绑培训,此次晚宴也侧面体现了她的能力,出席的人之中不乏她认识的叔叔伯伯。本来她孤注一掷跑出来做经纪人就是压抑太久的爆发,如若园田发挥不好,她和父母说话是少了几分底气。

园田自然是不会知道此次初出茅庐的表演会关系到西木野的未来……说的更严重一点,这是西木野和父母的一场以自己余下生命轨迹为赌注的豪赌,一输即满盘皆输,不容许丝毫失败。

不过园田海未本就是认真的性子,听着西木野慎之又慎的语气也是越发努力的练习。

那时候两人还没同居。晚宴开始前两个小时西木野真姬给园田打了电话让她好好打扮一下,准备出门。

园田在衣柜里翻找了半天,很是勉强地找出了除去和服,能穿上场的连衣裙——素白的,了无装饰与花纹。当她穿着连衣裙出门后,被西木野有些扭曲的神情吓地往回退了几步,莫名有些心虚。

“西木野桑?”

“……这就是你打算穿去晚宴的衣服?”

西木野真姬尽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她在这一瞬间甚至已经料想到园田穿着它登台演出后底下时装师阿姨的嘲笑。并非说园田不适合穿这件连衣裙,相反的,园田青涩的少女气质被这件衣服发挥得淋漓尽致。但如此穿着,实在不符合晚宴的场合。

“嗯、嗯,有什么问题吗……?”

西木野咬牙切齿地把她拽上副驾驶,自己一踩油门,一边往离这里最近的高档服装店飞驰一边恨铁不成钢地吼她。

“没什么问题?问题大了去了!”  

“你到底有没有基本的常识?穿这种休闲用的连衣裙去参加正式的晚宴?一身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祭奠谁呢!”

园田看了看西木野因急躁至极而紧紧皱起的眉头,默默地把想说的话吞进肚子里。天色刚刚好黄昏,坐在车头看感觉就像是冲着晚霞行走一般。

园田盯着地平线也有些委屈——毕竟西木野没说清楚要穿什么,自己参加的聚会都是穿着和服,哪里会知道这种类型的晚宴需要穿着什么。

园田的默不作声和顺从让西木野心情好了少许。

路况也还算顺畅,西木野三下两下决定了穿哪件晚礼服就又火急火燎地奔赴宴会厅,园田的练习没有白费,演出异常出彩。

事后园田还万分诚恳地给她道了歉。那时候她正开车载着园田回家,路旁的树木在暗沉的天色中闪得飞快,园田在后座犹犹豫豫,双手放在并拢的双膝上,不安地相互摩挲。

“那个……西木野桑。”

“嗯?”

“今天……对不起……十分麻烦您了!”

西木野的心情已然平复,听见园田的道歉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她迟疑一瞬,难得坦率了一次。

“其实,还是我没说清楚的原因、抱、抱歉。”

“诶、诶?”

“到你家了。”西木野停下车,自己反而先开了车门,再去拉开园田的车门,月亮已然冒头,星星嵌在墨蓝的幕布上熠熠生辉,园田有些受宠若惊地下了车。

“辛苦您了,再见。”

她向西木野慎重地鞠了一躬,西木野点点头,强作淡定地也和她道别,“再见。”

想了想,她又补上了一句:“好好休息。”

“干、干嘛又提起那件事啊?”

西木野意兴阑珊地调着电视台,听见园田提起刚合作那段时间不由有些别扭。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了而已。”

园田洗完澡端着洗干净的番茄和切好的苹果块坐到她身边,拿牙签戳了一块苹果喂给西木野。西木野往园田身边挪了挪,肩抵着她的肩,把苹果嚼得咯吱咯吱响,眼里都是揶揄。

“是啊,那段时间你的穿衣品位真是令人不敢恭维。”

“不是有你嘛。”

园田塞了块番茄给西木野,自己戳起苹果吃了一块。

你陪了我多少年。

她侧头看她,眸中暖光融融。

你将会陪我多少年。

园田在对方看过来的剔透眸子里找到了答案,笑着又拈起一只番茄抵在西木野唇上。

西木野被突如其来的一只小番茄把话都塞了回去,手中遥控器不知按到哪个台,贴着液晶电视的两个音箱里传出熟悉的声音。

“恋人的理想型……大概是会弹钢琴和作曲吧?”

“就这样?”

电视里的女主持一脸惊讶,却马上转为深思的样子,“其实要求很高了吧。”

“是啊。”

只有她而已。

深蓝长发的女子笑得温柔,也不多加拓展这个话题。

西木野神色有异地看了看身旁一脸平淡地咀嚼苹果的恋人,园田觉察到她的视线,咽下苹果,仔细看了看电视的标记,转过头给她解释。

“可能是哪个八卦总结性节目把我以前上别的节目的视频截了过来吧。”

谁要听你解释这个。

西木野艰难地把目光从她白皙脖颈上若隐若现的淡青血管和粉红印记组成的情色景象挪开,转移到了露出精致锁骨的松松垮垮的领口。

“怎么了吗?”

没什么,大概。

园田刚洗完澡还冒着水汽,头发样式性地吹了吹,刘海还半干地分缕搭在光洁的额头上。

“经纪人兼作词人,西木野真姬小姐?”

她调笑着看西木野,润泽的唇轻轻抿了一点。

西木野脑海里掠过今天晚上在电影院最后一排偷偷吻自己恋人的感受,在心里开始盘算园田明天和后天的行程,随后无视园田讶异的目光起身去了厨房。

冰箱里还有半瓶烧酒。

注一:出自海子的诗,《北方门前》

注二:官方休息日作息安排提过真姬喜欢巧克力法式长棍

评论(28)

热度(179)

© 半→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