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

cp:绘海

@九尾少爷 点文。
不良绘x乖乖海

夏天来了。

绚濑绘里颊上一冰,她倒吸一口气,反手捉住了那人的手腕,才睁开眼。

树叶把阳光分割成一小片一小片、星星点点地往地上撒,树叶摇晃两下,把阳光晃进了绚濑绘里的眼睛里。

她眯了眯眼,刚准备抱怨园田不仅让她受了惊吓还险些被光晃瞎眼睛,以此逗一逗可爱的小后辈,罪魁祸首园田海未就把冰了她一下的汽水在她面前摇了摇。在视线中一闪而过的铝罐上有冰镇之后在路上冷凝出来的水珠,很不巧地滴了一滴在她脸颊上。

她咽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尖叫,冷静地用空出来的手背擦了擦落到脖颈的冰凉水滴,睡醒的朦胧感彻底消失了。

罪大恶极的园田海未并不知道刚刚绚濑绘里受到了什么样的精神冲击,等了两秒没见绚濑说话,估摸着刚睡醒没缓过神。

自己坐在她旁边,手又还被扣着,站起来也不方便。强行挣脱又显得无礼,园田困惑地皱起眉,试探着向那边俯下一点弧度,绚濑还是不为所动地直视面对的正上方。

一边在心里惊讶了一下绚濑从起床状态到清醒状态所需要的时间之长,园田海未一边努力地探身到绚濑那边去。不行了,再下去一点就撑不住平衡了。

园田另一只手别扭地撑在了两人身体之间咫尺的缝隙里,总算是勉勉强强和绚濑对上了眼神。

“……绘里?”

眼神分明是清明的,还噙着一分笑意,园田海未刚准备移开视线观察绚濑的表情,以确认自己看到的戏谑眼神是否是错觉,原本松松垮垮、靠着肩膀和脊背起伏支撑的发丝在重力的影响下终于流泄而下……完美地遮挡了园田的视线。

早应该先把头发挽在耳后的,园田后悔地想。一只手被扣住,一只手支撑身体,根本都是没法移动的状态,老实讲其实只有视野的两侧被挡住了,可是习惯了广阔视野这样一来还是很不适应的,况且,绚濑恰好在被挡住的范围内。

视野在下一秒又敞亮了起来——绚濑伸手帮园田把头发挽到了耳后,鼻间尽是园田洗发水的味道,心猿意马,手臂在完成了大脑发出的指令后就不再动作、手指擦过园田的耳廓,停在了耳后与脖颈相连的皮肤上。

看到了海未稍显错愕的表情,被水淋了一脸也不亏,绚濑毫不在意地夸大事实,咬定自己是受害者,同时露出一个在她看来非常真诚的笑容,弯起的眼里映出了园田的模样。

背景是层层叠叠、但并不过分浓密的浓绿树叶,和枝杈间延展到远方的蓝天白云,都是极亮的色调,园田的脸拢在稍暗的阴影中,又显得眼眸尤其亮,甚至盖住了阳光的风头。

绚濑定睛再看的时候才发觉刚刚只不过是自己一心一意盯着园田瞳眸看而产生的错觉。

园田反应过来了,热度悄悄爬上耳尖,最烫的位置可能是绚濑指腹松松贴住的皮肤,很接近耳垂,热量混成一片,她把此归纳到不习惯这么和人接近的原因,不自在地往回缩了回去。

顺带把汽水又晃了晃以显示存在感:“给,汽水。”

“谢啦。新品种?什么口味的?”

绚濑放开园田坐起身,挪了下位置和园田肩并肩,接过汽水才认真打量了两眼。

“柠檬海盐。”

“听起来挺不错的。”

“你喜欢柠檬吗?”

“还行吧,汽水的话算喜欢。啊、”

拉开拉环的刹那,瓶内发出了咕嘟咕嘟冒泡的声音,紧随而来的是冒出瓶口的汽水。

绚濑赶紧凑到罐子边缘饮下汽水,口腔被带着冷气的碳酸饮料刺激。

痛快。

园田并不理解这种痛快,在绚濑绘里停下来,爽快地呼出一口气的时候选择了换一个话题。

“你又逃课了吗?”

“嗯。”

绚濑开始小口啜饮,含混不清地回答。这种问题不是第一次问了,以至于现在回答园田的时候她有一种奇怪的负罪感,明明是家常便饭。

面对老师也是理直气壮毫不怯场的人,有点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园田识趣地不再问了,相识已经是一个意外了,面对她的时候似乎可以不用在意那么多条条框框,虽然逃课在园田眼里依旧是负面形象。

“比起这种事情,海未你不热吗?”

头发披着,衬衫的纽扣也扣得严严实实,已经是夏天了吧?只把袖子卷了起来,手臂线条好看得过分,太狡猾了。

仔细一看额头上似乎有一点薄汗,自己是刚刚睡醒,又拿着冰镇汽水,所以并不怎么热。

“还没到换夏装的时候。”

“是吗?”

基本不在课堂出现,什么时候换季完全不清楚的绚濑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短袖——

园田也跟着瞥一眼她,注意力却不在衣服的样式上,好好的衣服偏生能穿出衣冠不整的样子来,太没有防备了。

如果绚濑知道园田给她的评价是没有防备,大概会笑得趴在地上吧。

“反正我是不良,穿夏季校服也无所谓啦。”

“你还有这点自知之明真是太好了。”

这样是不是太不客气了呢?不过面前这个笑眯眯没个正形的人本来就是这样的,平时板着脸的时候根本就不像会翘课打架的学生,反倒像那种严谨负责的好学生。而且虽然说是不良,偏偏还有认真学习的时候,做事情也很利落。

最重要的是平时根本就没有自己在干什么的自觉、逃课这种事情都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过于轻松的样子倒让人觉得她本就应该如此。

“海未、在你眼里我是多散漫啊?”

“大概有兆为级别的程度吧。不过你居然还好好地穿了校服、很神奇。”

“不良也是热爱学校的好吗。咦、今天海未没有叫我去上课呢。”

“说了你又不会听,连敷衍都不敷衍一下,和钻石一样。”

“闪闪发光?”

“硬度十成十。”

绚濑绘里轻笑出声,园田拿余光不满地轻飘飘从她脸上扫过。

“才没有——敷衍在不能实现的时候、也只能叫做欺骗,我可不想骗海未。”

“这种地方也很执拗。”园田简短地下了评判,目光所及是安静的学校庭院,快上课了吗,是时候走了。

扭头准备告别的时候话语拐了个弯:“绘里你化妆了吗?”

“涂了唇彩。”

绚濑抿抿唇,冲园田眨了眨眼,看起来像一只展开屏扇炫耀的金毛孔雀——虽然是雌的。

“别咬唇,小心铅中毒。”

“……真是没有情调。”

“呃、”

“这个颜色难道不好看吗?”

绚濑的唇大概是带了俄罗斯寒冷的特点,偏薄,冷冷清清的,唇彩的颜色却湿润又暧昧,看起来润泽得像被亲吻过一样。

“很适合你。”

听到赞赏的绚濑偷偷笑起来,本来在学校呆上一天也没几个能说话的人,化妆给谁看呢,涂唇彩也没什么必要。但是她还是认认真真沿着唇线描了。

“但是、以后还是不要画了?”

园田小心翼翼地调整措辞。

“喝汽水、吃东西的时候还是会不小心地吃进去吧?日积月累对身体不好。”

这样的借口她会信吗?以后终究要接受这样的装扮,合格的唇彩带来的危害也可以忽略不计。

“海未你真是……”

绚濑绘里无可奈何地叹口气。不过海未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比起好看来说更关心其它方面,这样作为一个青春期的女高中生真的可以吗,这难道不是多管闲事的爸爸才会有的观点吗?

拖延了一点点时间,预备铃就开始打响了,绚濑绘里坐在草地上无动于衷,园田却急急忙忙地起身,整理一下裙摆之后和绚濑绘里道别。

“绘里,再见。”

“嗯,拜拜。”

注视着园田一路小跑回教学楼,裙摆和发丝随着跑动的姿势很轻巧地飞扬,阳光太刺眼,她的身影不大清晰了,只是恍惚间似乎又闻到了园田洗发水的味道。

绚濑喝完最后一口汽水,又倒在了草坪上,尽管是树荫下,草地上也是热乎乎的。

夏日的气味。绚濑闭上眼模模糊糊地想。

园田走之后蝉鸣声突然大了起来,用尽全力毫不停歇地作响。

夏天到了。

评论(6)

热度(56)

© 半→步 | Powered by LOFTER